新流媒体
当前位置:新流媒体 > 自媒体 > 正文

国家终于出手了!流量主播的好日子到头了!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电商报(ID:kandianshang),作者:电商君,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国家出手了!

这年头,头部主播不讲武德怎么办?

最近,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了一个《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耐人寻味的是,《通知》的背景画面用的是辛巴和其徒弟时大漂亮当日在直播间卖燕窝的图片,而正是因为“燕窝门事件”,“为老百姓卖货”、“自己拿补贴让利给家人”的辛巴被职业打假人王海精准狙击,辛巴家族一时之间处于风口浪尖。国家终于出手了!流量主播的好日子到头了!

国家终于出手了!流量主播的好日子到头了!

官媒做事,多一分则嫌多,少一分则嫌少,这个时候把辛巴拿来做背景墙,主要是此前卖燕窝引起的风波和社会反响太大了。

根据王海在第三方机构所做的检测报告,辛巴直播间所卖的茗挚“小金碗碗装燕窝冰糖即食燕窝”为糖水,成本不到1元钱。

而根据辛巴方之前的回应:第一,这份质检报告除了冰糖燕窝制品本应含有的糖分外,还含有燕窝成分:唾液酸;第二,我司只负责推广,不涉任何采购销售行为。

直播间出现了有争议的商品该怎么定夺?《通知》给出了方案。

所以这个时候,一纸《通知》的每一项条款都像一把刀,一刀一刀精准刺中了主播们的要害部位。

条款之一:直播平台要对商家和个人进行相关资质审查和实名认证,不得为无资质、无实名、冒名登记的商家或个人开通服务。

由此透露出的信号无疑是强烈的:以后发生类似的事,第一会追究直播平台的责任,平台监督不到位,可能影响到平台的日常运营,以及融资、上市等进程;同时,对涉事主播进行追责,严重时直接大刑伺候。国家终于出手了!流量主播的好日子到头了!

国家终于出手了!流量主播的好日子到头了!

条款之二:要对头部直播间、头部主播及账号、高流量或高成交的直播带货活动进行重点管理,加强合规性检查。

这样做绝对是有所指的:最近以来,一些知名主播纷纷 “翻车”。比如说,最近有一个明星主播在带货时,对外显示总共有311万粉丝,最后只有不到11万的真实存在,直播间的那些观众人数和“粉丝”的评论,都是花钱刷量刷出来的!国家终于出手了!流量主播的好日子到头了!

国家终于出手了!流量主播的好日子到头了!

如果说明星主播不到11万粉丝是真实存在的话,那么,那些还没有挖出10万真实存在的背后,水到底还有多深?

明星主播可能毁了直播这个行业!

今年年初疫情发生以来,明星们开始大规模走进直播间,理由看上去也很充足:疫情发生后,明星的收入有所减少,必须通过其他途径找补回来。

关键是,疫情对普通人的伤害可能更深,因为明星是公众人物,自带流量的同时,在获取优势资源上也比普通人更容易一些。

但是,我们看到我们的明星们都干了些什么?全家老少一起参加各种真人秀捞钱、各种综艺节目中秀优越感,现在,连直播带货这种和他们完全不相干的行业也要鹊巢鸠占。

社会资源就这么多,还要被本来就有资源优势的明星们霸占,对普通人而言,的确是一种不公平,甚至可能造成社会阶级的分化和对立。

明星进入直播后,对这个行业最大的贡献是退货率有了大幅提高。

根据中消协最新发布的分析报告,今年双11,有关明星带货刷单造假,直播售后服务差的指数像有些中年人的血糖数据一样直线上升。国家终于出手了!流量主播的好日子到头了!

国家终于出手了!流量主播的好日子到头了!

为什么?术业有专攻,明星们也许在主持节目、做演员等方面有非凡的天赋,但是,带货是另外一个全新的领域,对从业者的专业要求非常高,这也决定了明星主播的翻车事件是不可避免的。

最近,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次发布了《2020年7-9月全网直播带货TOP50榜单》。榜单显示,带货成绩前50名的主播中,几乎都是网红KOL主播和原生带货主播,而经常活跃在直播带货上的影视明星则很少有人上榜,本身就说明直播带货这件事还是有一定的专业含量的。

明星直播带货还有一个问题:会把年轻一代给带偏。

实际上,很多明星的主要流量都来自于一些涉世未深的年龄偏小的粉丝,这些粉丝处于憧憬期,心智尚未成熟。有时为了支援自己的偶像,这些粉丝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不久前,四川大凉山有一位在外地打工的父亲发现自己10多年辛苦积攒下来的20万块钱居然不翼而飞了,报警后才发现,这些钱都由自己10多岁的女儿打给了某直播平台的明星主播。事发后,这位父亲找直播平台协商解决,却被告知这笔钱不能退还。

事实上,这样的事在现在已经不是孤例,之前媒体就报道过一个11岁的女童花了200万打赏主播的事。

国家终于出手了!流量主播的好日子到头了!

国家终于出手了!流量主播的好日子到头了!

明星们为了丰厚的报酬直播带货的时候,可能想象不到自己的行为对一个普遍家族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所以,为了直播带货这个行业不被更多不专业的人玩垮了,我想国家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推出一个直播带货资格证之类的文凭,这个资格证的难度可以参考律师资格证的难度,以保证每个进入的人都在具备专业水准的基础上,真正能够独挡一面。

直播带货是虚假繁荣?

管它呢,繁荣过就行了!

其实,直播带货从2016年就开始了,只不过当时一些主播的带货成绩没有现在这么夸张。一直到2019年,直播带货都是作为一些企业的配套工具而不是主要手段使用的。

比如说,御泥坊的母公司御家汇在去年的财报中称,公司2019年的总营收24亿,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4.02%,约为1亿元。

整个2019年,御泥坊曾和1500位网红主播合作过,直播总场数超过8000场,按照1亿元的总收入来算的话,平均每场的销售收入只有1.2万!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御家汇的财报造假的机率并不高,毕竟数据披露后会被股东、证券公司、各大机构反复审查。

但是,如果放在一年后的今天,1亿元的营收算得了什么?就是有些主播一两个小时的带货成绩。

特别是疫情到来后,一些头部主播直播间屡屡创出带货新高,是全中国人民都跑到直播间购物了,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猫腻?

前淘宝直播运营负责人赵圆圆曾对此有一番评论:现在一场直播没有几个亿都不好意思发战报了,真以为东西那么好卖?国家终于出手了!流量主播的好日子到头了!

国家终于出手了!流量主播的好日子到头了!

赵圆圆的话,揭开了直播带货销售数据造假,以达到虚假繁荣的冰山一角。比如说,今年6月,某主播的一场带货直播,官方公布的带货成绩为1亿多,但是,第三方数据平台的统计只有几百万,简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造成直播带货经济的虚假繁荣的,可能是由直播带货的商业模式决定的,说到底,直播带货和之前的电视购物本质上没什么区别,只是在玩法上加入了出圈的明星效应或网红效应、MCN机构策划、直播平台优势资源等,人一多,怎么分配各方利益,大家就会各出奇招罢了。

其实这也正常,每一次风口到来时,很多人都把自己想象成坐在风口的那只猪,但是他们不知道,更多的猪最后都被摔死了!

所以,尽管直播带货有不少坑,仍有不少人闻声而来。

今天在地铁上听到两个高中生聊天,其中一个说:考上清华北大又怎样?干了一辈子还不如网红们带一年货。

当时,整个车厢的人都没有说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流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新流媒体 » 国家终于出手了!流量主播的好日子到头了!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