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流媒体
当前位置:新流媒体 > 快讯 > 正文

魏建国:浦东金融开放要杜绝某些大国来薅羊毛

记者 王玉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提到,支持浦东勇于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努力成为更高水平改革开放的开路先锋。

“正在《定见》提到的几个中心里,打造全球金融中心是最硬的骨头,工作难度很大。”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说,这既牵涉到资本项下开放,又事关人民币囯际化,还要在确保国家安全的前提下确保开放。

“就象‘钢铁侠’那样既全副武装保护自己,更神通广大杀伤敌人,不仅不许那些金融大鳄兴风作浪,更不允许某些大国来薅羊毛,占便宜。这些都是硬骨头,但是我对上海充满信心。”魏建国说。

“我很欣赏‘西游记’的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对上海金融来讲,也是‘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这块骨头啃下来,对全国整体的改革开放就是一大贡献。”他说。

以下是专访实录,经界面新闻整理

界面新闻:《定见》指出,更好发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及临港新片区“试验田”感化,对标最高标准、最高水平,请问您认为这个最高标准和最高水平有没有什么可以参照的标准?

魏建国:目前来讲,全球最高的开放标准,就是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对于货物和自由贸易来讲就是“三零”。另外还有5个自由流动,也就是说货物自由流动,人员自由流动,货币自由流动,信息自由流动,对外投资也自由流动。这是当前全球最高的(凋谢)规范,我们不仅要对标这个标准,还要超过这个标准。

最高水平表现在什么地方?就是营商环境。最佳的营商环境又表现在什么地方?那就是速度、效劳、品质,速度是最主要的,就是为企业办事服务的速度越快越好。

我们营商环境这几年提高得很快,2018年我们(在全球的排名)还是第78位,两年后一下子就上升到第31位,估计今年还会上升,可能会进入前20,这个是很不容易的。我们下一个目标就是进入前十。进入前十的关键是什么?世界银行发布的关于最佳营商环境的10个标准,我们经过多年努力有8个标准有进步,有2个标准有退步,还要清醒看到这些还没有达到的标准就是最高标准、最高水平。更重要的是,对于那些没有的新标准,我们自己要创造出一个新的更好的超过最高标准(的标准),达到中国最有特色的最高水平。这就需要我们发挥自由贸易区特别是试验区和临港新片区试验田的作用,然后对照这个标准来学习。

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20》,我们总体得分是77.9分,比上年提升了4.26分,排在第31位,2019年是46位,2018年是78位。世界银行对营商环境的评估有10项指标:第一是开办企业,第二是办理建筑许可,第三是获得电力,第四是登记财产,第五是获得信贷,第六是保护中小投资者,第七是纳税,第八是跨境贸易,第九是执行合同,第十是办理破产。2020年,中国除了在“获得信贷”一项下降了7位、“登记财产”一项下降1位外,其他8项指标都比以前有所提升,已经连续两年成为全球营商环境改善最显著的十个经济体之一。

中国政府非常重视改善营商环境,2016年以后,我们放宽了市场准入,削减了审批事项,采取了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营商环境达到最高水平、最高标准以后,企业才能到你这儿来。我希望2021年中国能够进入全球最佳营商环境的前20名,再用两到三年进入前十,这是我们的目标。

界面新闻:《定见》提到从要素开放向制度开放全面拓展,率先建立与国际通行规则相互衔接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有哪些国际通行规则我们需要做好衔接,能举例说明吗?

魏建国:太多了。各行业里面都有,比如说我们要建立要素开放到制度开放,首先有一条很重要,你要建立一个以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的开放型经济体系。

什么叫市场化、法制化和国际化的?首先要对这些企业一视同仁。习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凡是在我国境内注册的企业,都要一视同仁,平等对待。”

当然还有更多的我们要接轨的,比如说知识产权,打击假冒伪劣,“打一罚十”这还不行,我们要“打一罚万”,罚到他倾家荡产这个还不行,而国际规则是要加大刑事惩罚力度,这是真正的对接。

再比如给中小企业贷款,贷款利率要低,借贷要快还要有还款条件,不能老是“最后一公里没有”,这些都是我们要和国际通行规则相互衔接的地方。

国际上面规则非常多,(曾经)有的(规定)我们继续执行,没有的我们进行创新。比如说以支付宝、微信为代表的数字经济,以前没有制定规则怎么办?我们中国要带头,拿出中国的方案,拿出中国的智慧来制定这些新的规则,这个也是需要我们跟国际接轨的,为何?因为中国虽然先进了,但是国际上面还没有,人家如果不遵守你就没法做,所以定成国际规则以后大家都来做。

界面新闻:《定见》提到,在浦东全域打造特殊经济功能区,加大开放型经济的风险压力测试。您觉得需要做哪些方面的风险压力测试?

魏建国:这个风险压力测试不仅很必要,更是很重要!比如说有金融风险压力测试,有货币放开后的压力测试,有一线放开二线管住的压力测试等等,因为货物会不会不从这一线转到国内来,转到国内要收关税,这些会不会没有收关税就进来变成走私了?

压力测试就是要在这个地方搞一些试验田,来培育更多的抗风险抗病虫害的新品种,然后取得成功的经验以后进行复制推广,不断地向全国其他自贸区、自贸港、其他城市来进行推广,这是我们要进行风险压力测试的主要原因。

界面新闻:《定见》说“支持浦东勇于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在您看来,什么是最重的担子,什么又是最硬的骨头?

魏建国:最重要的担子就是我们改革的风险。就改革来说,就是浦东能不能做到三个引领。起首,是引领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建立,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其次,是现代化城区的引领,今后已不再是单个城市的竞争,而是城市群的竞争,比如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双城经济圈等,有各自不同的分工。第三,是引领现代化的治理,浦东应成为体现国家现代化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集大成者。

最重要的骨头就是金融这一块,因为上海是以金融开放而起来的,因金融而起,现在也应以金融而兴。正在《定见》提到的几个中心里,打造全球金融中心是最硬的骨头,工作难度很大,因为牵涉到三个方面,一个是资本项下的开放好多东西需要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比如说资本流通,比如浦东新区怎么把金融改革上升到一个地位,还有一项是人民币的囯际化,如何抓住机遇,又稳又快推行,这是当前全球去美元化加速时的当务之急。固然,金融改革要做的事太多了,但要确保金融改革成功,前提条件是确保我们的金融安全,这是重中之重!还有一项最重要的是安全,要在确保国家安全下,确保开放,就象“钢铁侠”那样既全副武装保护自己,更神通广大杀伤敌人,不仅不许那些金融大鳄兴风作浪,更不允许某些大国来薅羊毛,占便宜。这些都是硬骨头,但是我对上海充满信心。我很欣赏“西游记”的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对上海金融来讲,也是“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这块骨头啃下来,对全国整体的改革开放就是一大贡献。

界面新闻:您对上海市政府继续建设发展浦东,有什么建议吗?

魏建国:我认为上海最大的软肋就是理念,要把上海浦东新区打造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需要我们转变观念,要在原先的基础上,把眼光放到全球范围内来考虑,做好整个改革开放工作。第一个百年目标,我们已经实现了,第二个百年目标是建国一百年时基本实现现代化,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浦东要担负任务,因此要敢为人先,要自加压力,要大胆闯、大胆试、自主改,关键在自主改。我个人的体会是,大胆闯、大胆试都是我们能够能做到的,但是要做到自主改不容易,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方面能够做到自主改,那么我们就成功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流媒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新流媒体 » 魏建国:浦东金融开放要杜绝某些大国来薅羊毛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